个人的观点就是水价与水质可以是挂钩的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25 11:03    次浏览   >

有分析师认为,水价的涨幅较低,再加上政府的资金扶持不够,导致了供水行业跌至低价,而水源水质的恶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同时饮用水水质标准日渐严格,管网更新改造压力大,因此治水疏水成本都有较大的提高。供水企业如果想要保证正常的运营需要提高水价,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其实我国是一个水资源紧张的国家,如果除以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这个数字恐怕更是低的惊人。但是在用水的时候我们却非常的大方,仅仅以洗车为例,在北京洗一次车的价格是20到50块钱,但是在澳大利亚洗一次车的价格可能高达300元人民币,而澳洲的人口大致是与北京相当的。

老百姓一般认为水价上涨,水利企业是会受益的,张亮介绍水价是一个综合性的概念,定价受取水、治水等多环节影响。

这些年一直进行资源价格改革,水是很重要的资源的一部分,资源价格改革应该本着什么样的原则,怎么推进呢?

张亮:还是要通过各环节成本进行明确核算,供水企业、污水处理厂还有取水各个环节的成本要有明确的公开,在全成本的基础上推进一些根据不同水源或者不同用途,或者不同区域或者是不同用水效率的一个差别化定价机制,这是我们鼓励的。

水价的制定对于公共服务水平提高是有好处的,对于供水企业的发展,对于区域的水资源保护都是有意义的。怎么样才能定出合理水的价格?张亮认为最基本的还是要对各个环节的成本进行精确核算,而后根据不同性质定差别化机制。

张亮:不能直接说必须先提高水质以后再提高水价,我们假设水污染了,只能说我们水质处理的成本要提高了,可以说是水质的污染增加了供水企业的运营成本,这是一个逻辑,不能说先把水质提高了然后来提价。个人的观点就是水价与水质可以是挂钩的,但是要和普通水源结合起来看。

张亮:水价基数跟国外相比,我们的水价水平还是偏低的。另外,从我们国家水资源的紧缺情况看,水价上涨是较为长期的趋势。

张亮:资源价格的推进应该是市场趋向,然后政府来调控。某些环节要引入竞争机制,放松政府的直接管制。在资源价格方面,要兼顾各个领域协调推进。再有一个是要充分考虑到国家企业和消费者各方面的利益,不能说因为价格的提高影响了消费者生活水平。另外,要把握价格调整的时机和调整的方式,降低价格改革调整的时候对于经济运行还有人民生活的一个冲击,我认为这是要考虑的主要方面。

我们了解到,在大多数的消费者看来水价不是不能上涨,但价格上涨的同时这钱是不是真的花在了点子上,水的质量能不能够得到保障才是他们最为关注的。看来水价的调整需要政府百姓供水企业之间有更多的相互重视和理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亮对此话题作出点评。

水费有调整的必要和调整的空间,但是我们注意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水质问题,目前我国的水污染情况很不乐观,有媒体报道,04年左右我国七成以上的河流湖泊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甚至连地下水都不能幸免,有人提出如果要涨水价可以,先把水质提高,对于这样的逻辑,张亮认为水质提高和水价没有直接关系。

在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水价听证会在全国各地密集上演,5月1日安徽省芜湖市城市供水价格上调。4月27日浙江省海宁市举行自来水销售价格标准听证会。4月25日黑龙江省海伦市召开污水处理费标准听证会。4月17日广东省东莞市召开水价调整听证会。

如果说水价涨上去水质没有提高,这当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从保证生活需要来看,水质必须是满足基本要求,不能说便宜的水质量就应该要低一点,必须达到基本标准才能供水。

今年1月份,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确定了“十二五”末各地区的水资源最低征收标准,水利部官网测算现实水资源费用标准调整到一个目标价位之后,价格总体水平会上调36%。张亮认为水价上涨是长期趋势,逐步上涨是必然趋势。

张亮:水价的决定因素得从取水、治水、输水和污水处理的全环节来看,水价是一个综合性的概念,比如取水,水资源费和原水费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标准,治水可能是处理成本,输水可能有运输成本还有污水处理费。一般各地的水价至少包括3部分,第一是自来水费,第二是水资源费还有就是污水处理费。在提高的过程当中可能各地提高的比重是不一样的,或者说幅度是不一样的。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水价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有关它的风吹草动只要曝出便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全国各地密集举行了水价听证会酝酿上调水价,之前中国水务公司董事长王文科水价应该涨十倍的言论又是一石激起前层浪,那么水价该不该涨?为什么要上涨?